以色列有一支军事新闻发言

  2017年11月初,记者随团访问以色列,对以国防军新闻发言人队伍的建设和运用,对以色列军事新闻发言人制度有些初步了解。访问中,记者与以国防军新闻发言人部队的军官进行了广泛交流。以国防军新闻发言人理念先进、力量专业、机制高效、传播精准,给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以色列国小人少、强敌环伺,国家以战立国、以战促和,军人枪不离身、言不离战,长期以来形成一套统筹“打”与“说”的有效做法。

  以军介绍,以色列输不起战争,战败就意味。因此,以全民皆兵,只有打仗和准备打仗两种状态。在做好备战、实战的同时,以方还要面对不间断的战、新闻战、道义战。黎巴嫩真主党、哈马斯等武装组织经常利用媒体发难,指责其行动造成平民伤亡、违背人道主义精神,给以军带来战略上的被动和军事上的困难。

  为此,以军高度重视在军事和两个战场的协调联动。以军认为,信息发布不是由作战牵引,而是作战行动的一部分,是不可或缺的作战要素。信息化时代,“打”是军事,“说”是;“打”的是战斗,“说”的是战略。战斗中宁可少编一名战斗员,也要增加一个摄影员。

  因此,以军在精干的国防军中编设一支发言人部队,把建好用好发言人部队摆上战略层面。当前,以军正在进行改革,很多部队和人员被整合缩编,但发言人部队并未受到影响。这是由于他们在实战中认识到,“说”能够放大打的效果,“打”能够支撑说的威慑,“说好”能够为“打好”营造有利的国内国际环境,实现和战略目标。

  据介绍,以军新闻发言人部队的工作与军事工作高度融合,在体制机制、决策制定、信息共享等方面基本做到无缝连接,能够做到平时融得进、战时跟得上、关键时候说得出。深度融入作战、服务作战,是新闻发言人部队能够有效发挥作用、保持重要地位的根本保证。

  以国防军新闻发言人部队编制约400人,多数为女性官兵(约占80%),其中80名军官,其余为战士。发言人部队向以各战区及旅以上作战部队派驻有发言人或新闻官,并对海空军、总参二级部的发言人予以业务指导。以军每个营级作战单位编配1名战场摄像兵,每个旅有1名士官发言人,每个师有1名军官发言人,接受所在部队领导和发言人办公室的双重领导,以发言人办公室意见为准。

  以国防军新闻发言人部队下设5个处(业务部门):一是国内处,负责以色列国内媒体工作,包括对以军网站进行日常维护更新等;二是国际处,负责国外媒体工作;三是公共事务处,负责处理国防军的公关事务,包括与国际犹太社团进行联络等;四是人力资源处,负责人员选拔调配,财政与后勤,以及通讯装备保障等;五是战略处,下设摄影队、舆情研究科、媒体培训学校等,负责根据不同阶段、不同形势、不同受众等制订相应的宣传报道方案,培训军事新闻发言人部队所属人员,以及营以上军官应对媒体能力的短训等。

  因此,以军从国防军总部到师、旅、营及各独立单位,发言人部队形成专职人员、专项任务、专业设备、专门制作的工作局面,具备专业化、高水准、快速度的采编播发体系能力,能够像专业多媒体公司一样制作很有传播力的文字、图表、图片、声音和视频作品。

  在以色列,新闻发言人部队快速高效的反应能力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访问期间,恰遇以军击落叙利亚无人机一事,仅过15分钟以军新闻发言人就对外公布了相关信息。

  考察调研中,我们了解到,以军建立了一套集中高效的军事新闻发布机制,所有的新闻发布工作由设立在国防军总参谋部作战部的新闻发言人办公室负责,各师、旅及独立单位都设有发言人,基层部队编有摄影员,各军兵种、部队发布重要信息需报发言人办公室审批,专人靠得上、情况上得来、决心下得去。

  贴近决策核心圈。以国防军新闻发言人部队的主官为国防军新闻发言人,现任发言人罗伦·马内利斯准将由总长助理转任。以国防军发言人是总参领导机构组员,直接向总长负责,能够参加总参重要会议,了解总长决心意见,履行军队决策层公共关系及政策顾问职责,重大问题或紧急情况可直接向总长汇报请示。发言人部队的舆情部门与以军情报部门、各部队作战中心实时共享视频监控信息,确保发言人同步掌握情况。

  以新闻发言人为核心。以军新闻发言人管理和指导整个军事新闻工作,国防军的各种信息逐级上报到新闻发言人,军事新闻内容由新闻发言人统一口径。战区和各级部队发言人代表实行“一条线”管理,接受发言人部队直接指挥。各级新闻发言人均参加本级作战会议,可随时通过本级最高指挥官了解情况并上报。此外,作战飞机、无人机获取的战场情报、图片、视频等也实时向发言人部队提供,但对外发布需经过审批。

  另外,发言人部队实行全天候“准作战”值班制度,各级人员全年有一半的时间参与部队作战行动或训练。在这种组织机制的保障下,以军发言人部队在突发事件后可以做到15分钟内作出反应。

  以军高度重视军事信息的有效传播,坚持受众精准、手段精准、信息精准、效果精准。这是我们感受最强烈的一点。

  以军每次和媒体沟通联系都要考虑6个因素,即作战(实战能力)、关心(士兵)、创新(科技)、民众(支持)、道德、性,同时进行民调,对这些因素进行打分,算出百分比,然后制订出不同的行动计划和方式。比如说,要强调以军的实战性,他们就会邀请记者去看军事训练,要强调关注士兵困难的时候,他们就会让记者们看征兵过程。

  他们区分以色列、阿拉伯和国际3个受众群,始终把以色列受众的需求摆在首位。着眼“让以色列人放心、让敌对力量恐惧、让国际社会接受”来设计传播内容,编写和准确阐述信息,即面对以色列民众,以军着重强调要对军队有信心,是可以依靠的;面对国际社会,则强调以军行动合法性的观点;面对阿拉伯国家,则强调以军的威慑能力。

  同时,他们分别运用希伯来语、阿拉伯语等不同语言,通过推特、脸书、广播、电视、报纸等多种形式传递信息,其中新媒体占70%,基本实现“在确定的时间让确定的对象知道确定的信息”,有针对性地实现安抚、威慑、解释等不同作用。

  组织“媒体战役”打信息发布组合拳。以军通过新闻发言人接受采访,邀请国际组织、知名智库、意见领袖现地参访等多种方式,扩大信息传播的影响力。此外,日常重视制作形式多样、内容丰富的新媒体产品,通过所有可利用的媒体平台向国际国内受众传播。

  注重利用社交媒体平台发布信息。以军是世界第一支使用社交媒体的军队,迄今已在近10个国际上最流行的社交媒体平台开设了账户,可通过6种语言同时推送信息。通过社交媒体官方账户发布信息可以直达受众,避免被媒体的记者编辑歪曲或利用,从而达到掌握主动的目的。

  针对常见突发事件备有应对预案。对于火箭弹袭击、战场伤亡、军队事故等常见突发事件,以国防军发言人部队均制定有详细的应对预案,明确操作程序、基本口径、特情处置等,提高危机处置的主动性。

  在以色列考察调研期间,有两个方面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一是不论是新闻发言人部队的人员还是部队的一般军官,在面对我们的提问时都能从容应对,回答问题准确得体;二是在新闻发言人部队工作的绝大多数是士兵而不是军官。以色列国内媒体工作的国内处,负责军事新闻纪录片和宣传品制作、新闻报道采写,以及对以军网站进行日常维护更新等工作,是个核心处(业务部门),共约70人,只有8名军官。这种高素质军事新闻队伍的建立主要得益于他们有一套完整的人才选拔和培养机制。

  重视人才选拔。以军注重招收高素质青年进入发言人队伍,在以军新闻发言人部队400余人中,战士占80%,优中选优来提干。据以国防军新闻发言人罗伦·马内利斯准将介绍,选拔进入新闻发言人部队分3个步骤:第一步是考试,第二步是由新闻发言人部队和预备役部队的专家组成委员进行面试,第三步是由心理、人力资源、媒体等方面的专家组成高级委员会进行考核,最终确定选拔人数。对选拨出的人员先是为期3周的军训,然后进行为期3个月的培训(内容有新闻发言人部队的运转、如何同媒体打交道等),接着分配到部队(6个月)。在6个月里10%的战士有机会选为军官。最后选出的10%的提干对象先送到军官训练基地(军官学校),接受两个月的培训,再到以军传播学校进行两个月的专业培训才能上岗,随后将参加定期及时的军官培训。

  重视人才培训。据以军传播学校校长叶齐克尔介绍,新闻发言人培训分两个部分:一是以军新闻发言人部队所有人员每年都要接受一定时间的培训,培训方式结合具体新闻传播案例,邀请国内甚至国际知名新闻传播方面的专家,传授如何面对记者、面对镜头等知识与技巧;二是国防军各级军官的培训,营级以上每人至少一次,甚至2—3次。在以国防军参谋学院开设了专门的媒体课,根据不同层次的军官突出相应的培训重点,提高他们应对媒体的能力。

  在考察调研期间,我们还有一个突出的感受是,以军在国内民众中享有崇高地位。以色列民众长期处于战争和恐怖袭击的威胁之下,但普遍保持乐观积极的生活态度,在街头巷尾丝毫感受不到战乱高压下的慌乱情绪和恐怖氛围。一名当地民众说,虽然随时都有可能遭到袭击,但看到国防军在就会有安全感。以军官兵在与我们交流时,普遍流露出对参军服役怀有强烈的自豪感,并非因全民兵役制而被强迫入伍。以军官兵中,还有不少是海外旅居的犹太裔人,到了服役年龄时主动回国参军。以军认为,人是以色列最宝贵的财富,军人的职责就是保护每一名以色列公民的安全。军队得到民众的信任和尊敬,是在以往历次战争的胜利中确立的,是在守护边境安全、打击的行动中赢得的。他们日常发布大量作战行动和军事训练信息,其理念并不是单纯宣传军队的地位作用,而是通过发布以军作战行动的信息,引导民众感受到军队时刻在守卫他们的安全。

  我军新闻发布工作还处于起步阶段,尚未进入各级决策议程和军事行动总体筹划,对外信息发布工作基本上仍在扮演一个常常忙于应对负面舆情的“消防员”和“救火队”角色。

  我军新闻发布过程比较繁琐,主要是主管部门交叉,报批环节多,反应慢。而且发言人常常不知道上级决心和基层情况,很难全面及时发布信息。

  我军应急能力建设薄弱,在战时的新闻发布人才储备、装备器材、专业训练和应急预案等方面的准备都不足。

  十九大报告指出,要把人民军队全面建设成为世界一流军队。我军从2007年设立国防部新闻事务局和国防部新闻发言人以来,围绕涉军敏感问题宣示立场、增信释疑、塑造形象、批驳谣言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为国防和军队建设营造了良好的外部环境。但与党的十九大提出的建设世界一流军队的目标相比,还有以下工作需要加强。

  切实把信息传播力、影响力纳入部队战斗力建设和运用链条。当今,世界军事强国为夺取国际制高点,把称为“公关战争”的战上升为国家战略。我军在这方面重视程度还不够,建议纳入国防和军队发展规划。把新闻发布和涉外应对工作摆上军事力量建设和运用的战略位置筹划实施,力争在军事战场胜利的同时,赢得、等各领域的全胜。今后重大军事行动、演习训练、装备试验、政策出台、反腐倡廉等,要考虑新闻发布和涉外应对要素,军事行动方案要有涉外应对预案。

  建立分级发布、责权明晰、统筹协调的工作机制。一是建立军委机关、大单位和任务部队信息发布体制。根据发布信息的重要程度,分级发布、精准传播。大体上可分为:国防部发言人,主要从战略层面对外发布涉及国防和军队建设重大问题信息或政策类、涉外类信息;军种、战区等大单位,主要对外发布战役级、行动类等信息;担负维和、护航、救灾、演训、维稳等任务部队,主要对外发布战术级等具体信息。二是实行信息发布业务工作“一条线”管理。军委明确,军委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负责全军涉外信息发布工作,负责审核指导全军各大单位发言人对外发布含有涉外内容和具有国际影响的信息。各级要严格落实军委规定,依规开展信息发布工作。军事合作办公室要加强对全军的政策服务和指导,切实统起来,形成合力。三是制定各级审批发布信息的工作规范。应明确军委、军委机关部门、大单位和任务部队各级对外发布信息的责权,各级依据规范实施,既要敢于决策、快速反应,也要防止擅自作主、自行其事。

  加强全军信息发布和涉外应对能力建设。要加大教育力度,增强全军官兵信息发布和涉外应对意识,可依托部队侦察兵、特种兵分队,开展战时摄影、摄像、监视、取证等技能训练,可区分基层战士、营连指挥员、师旅指挥员、军以上领导等不同层次进行院校培训,尽快培养和储备一批战时能“打”又能“说”的人才。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